古代封建礼教森严

2018-12-04 01:07

第三种关于如意起源的说法则和古代人的生殖崇拜有关。有性学研究者认为,古代封建礼教森严,女子即使丧夫也不能轻易改嫁,且男子往往妻妾成群,故女子房中常配如意以满足自身正常的生理需求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猜测是“情趣工具”的似乎也没有错。

和“崔莺莺怀里抱着的究竟是什么”类似的案例还有一些。如陈洪绶所绘《西厢记》一图图中画的是究竟是什么树?什么鸟?有什么意义?这图中一棵看似普通的树却难倒了不少研究生。

开幕式上,东南大学副校长周佑勇指出,论坛以“读图时代”为时代背景,共话中国古代小说的研究创新,深度挖掘和探讨中国古代文化与古代小说研究的时代价值,具有很强的历史与现实意义,这与东南大学打造精品文科的学科发展精神高度契合。

全国专家来南京热议古代小说创新研究

这样的猜测让朋友圈中的讨论更加热烈。大家都很好奇:崔莺莺拿着的究竟是个啥呢?

乔教授的问题引发了大家的热议,给出的答案五花八门。记者梳理了一下,发现很多人猜测这是一种小动物。可能是因为现代不少美女都喜欢养宠物,所以有人猜测古代美女也是如此——有人说是一只小兔子,有人说是金蟾,有人说是乌龟,有人说是一只猫,还有人说是一只小狐狸;此外,还有人猜测崔莺莺拿的是某种古代佩饰。比如,有人说是双龙玉环。

“有图有真相”已经成了现在流行语。随着科技信息的飞速发展,图像铺天盖地而来,读图时代我们该如何解读古代图像?8月21日至23日,由乔光辉教授牵头,东南大学人文学院主办了一场“读图时代的中国古典小说创新论坛”,来自全国38所高校的6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。论坛上,专家、学者围绕“古代小说通论与个案研究”、“古代小说美学与批评”、“古代小说插图与文本”等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。据了解,近60篇参会论文中有一半涉及古代小说插图研究。

一是,如意起源于古印度,佛教僧众用的抓痒痒的抓扒,能“如意”抓痒。

但据记者调查了解,关于如意的起源及用途,也没有一个统一的“标准答案”。目前学业主要有三种说法。

第二种说法,起源于古人对灵芝的吉祥崇拜,如意造型如灵芝,寓意使人吉祥如意。

《西厢记》在古代被某些人认为是一部“淫书”。其书中内容,虽然今天看来“没什么”,但在当时也可谓是“大尺度”。因此,也有人猜测,崔莺莺拿着的会不会是某种情趣工具呢?

乔光辉教授最近出版了近60万字的著作《明清小说戏曲插图研究》,力求打通文学与美术的限隔,开辟文学插图研究的新领域。该著作详细论述了明清小说戏曲的插图文献、研究理论与方法、并提供了大量的个案研究例证,初步构建起明清小说戏曲插图学研究的框架。

“读图时代”古典小说研究的新视角

“陈洪绶所画的当是梧桐和孔雀,在诗人和画家的笔下,两者都象征忠贞不渝的爱情。”乔光辉教授告诉记者,“古代传说中梧为雄树,桐为雌树。《孔雀东南飞》云:‘东西植松柏,左右种梧桐。枝枝相覆盖,叶叶相交通。’唐孟郊《烈女操》云:‘梧桐相待老,鸳鸯会双死。’在红娘身边的一只雌孔雀,也隐喻爱情,如《剪灯新话》之《翠翠传》云:‘二人相得之乐,虽孔翠之在赤霄,鸳鸯之游绿水,未足喻也。’写金定与刘翠翠的恋情,其中孔翠即孔雀,它与鸳鸯一样隐喻夫妻恩爱。雄梧雌桐、孔翠相依,都是陈洪绶对张生与崔莺莺的祝福,与《西厢记》‘愿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’这一主题一脉相承。”

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、东大人文社会科学学部主任樊和平教授介绍说,此次会议主题聚焦于“创新”二字。古典小说的创新路径在于将“小说”变成“大说”。一部小说,不仅体现着古代中国文人的文化涵养,体现着社会伦理认同和伦理评价,更代表一种文学体裁、文学境界及其文化体系。对于当今中国而言,无论是今天的文学创作,还是古典小说研究,“小”如何变成“大”的问题是创新的一个重要突破口。他以明清小说为例,指出整个明清小说,整个四大名著,不仅作为一种文学体裁演义了中国史,还演义了中国人的精神史,更是一部中国文化史、中国精神史和中国文明史。明清小说需要进行创造性的阅读和创新性的转化,要体现大痛苦产生大文化的文化本质,此即为创新的理由所在。交汇点记者 焦哲

乔教授表示,一张看似简单的插图,背后却往往藏着不简单的学问。由于年代间隔,真相往往扑朔迷离。他常以古代小说中的插图为切入点,引导学生去研究、学习,引领学生走近古代文学奇妙无穷的图像世界之中。

图中画的是究竟是什么树?什么鸟?有什么意义?